人民幣3個月內飆升3500點 是否進入升值通道仍存爭議

Home> 經濟· 2020-09-02
151230

語音
播報

  海通網據第一財經消息:5月末,美元/人民幣最高到了7.17附近,各界對跌破7.2關鍵點位的恐慌重燃。然而,此後人民幣一路走強,7.1、7、6.84,截至北京時間9月1日19:50,美元/離岸人民幣為6.8211,較5月末升值近3500點,大漲近5%,美元指數則自3月23日貶值近10%。

  問題來了,人民幣憑什麼如此之強?未來全球匯市又將何去何從?

  人民幣是否就此進入升值通道?業內對此尚有爭論。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1日表示,人民幣已經跌透,未來將會進入較長的升值過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教授劉煜輝則認為,不看兩大「緊約束」基本背景,來談當下人民幣的升值,是沒有依據的。

  本週接受記者採訪的交易員和機構策略師普遍表示,中國疫情防控得力、中美利差維持高位都是推動人民幣走強的動能。同時,在上周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宣讀了美聯儲政策框架改革的結果——盯住平均通脹(AIT),即把2%的通脹目標變為長期平均2%的目標,未來也不會根據就業市場來決定加息與否,美元應聲下降,未來資產購買、零利率政策或成長期組合。截至北京時間9月1日18:00,美元指數報91.9,跌破92大關。渣打認為,美元指數可能至少還有近5%的下行空間。

  不過,美元指數的跌幅主要由歐元的走強驅動(歐元在美元指數中佔比超60%),鑑於外部不確定性仍存,某國有大行外匯交易員對記者表示:「美元/人民幣可能觸及6.8,但預計很難持續在6.8以下。」

  人民幣連強三月

  9月1日,美元/人民幣從6.84進一步跌至6.82附近。前一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價格開盤後快速上漲,盤中一度漲破6.85關口,最高觸及6.8442的逾7個月高位。

  最近一輪人民幣大漲始於8月25日前後,彼時某資深外資行交易員就對記者表示:「預計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相關對話將是偏積極的,尤其是鑑於當前美國經濟不斷萎縮。而在該事件落地後,預計人民幣將不向6.8的關鍵點位邁進。」

  8月25日,中美雙方就加强两國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落實等問題進行了具有建設性的對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也表示,雙方都看到了在貿易問題上取得的進展,並致力於使1月份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取得成功。

  這只是人民幣升值的一個觸發因素。根本的原因仍在於中國經濟復甦、中美利差走闊。

  「我們預計今年中國GDP增長2.5%,明年因為今年的低基數,外加一些經濟支持措施的持續,增速預計將達7.6%,所以V形復甦已經開始。」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根據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測,中國也是少數幾個今年能實現正增長的國家。

  9月1日公佈的8月財新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錄得53.1,較7月提高0.3個百分點,為2011年2月以來最高,大超市場預期。這一走勢與國家統計局製造業PMI並不一致,更傾向於私營部門,包括出口導向型企業。國家統計局公佈的8月製造業PMI錄得51,較7月微降0.1個百分點。

  摩根大通中國高級經濟學家吳向紅對記者表示:「最近中國出口行業的複蘇可能會在三季度持續,這和我們對全球商品需求和全球製造業復甦的判斷一致,預計四季度GDP將回歸5.6%的正常增長趨勢,使全年經濟增速達2.5%的水平。」

  此外,就中美利差來看,人民幣也具備強勢的基礎。近期,中美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之差高達近250個基點(BP),「與其他國家相比,美國失去了相對G10貨幣的大部分利率優勢,其財政狀況繼續惡化——雙赤字達到了50年來的最大水平,併或將進一步惡化。」渣打全球研究主管羅伯遜對記者表示。

  美元指數仍有下行空間

  國際主流機構目前普遍認為,美元指數的趨弱大概率持續。

  今年3月下旬,由於疫情引發的金融市場動盪和避險情緒導致「美元荒」,當時美元指數最高接近了104。但隨著美聯儲大幅降息至0,且開始購買國債和公司債,美元指數就不斷下行,本週跌破了92大關,跌幅高達10%。

  這一階段,避險資金的逆轉是導緻美元走弱的主因。 「歐元對美元近期大幅攀升就是因為避險資金的逆轉,避險情緒導緻美元在3月大幅升值,而近期美元的走弱標誌著市場環境正常化,這是一個好跡象。」德國商業銀行外匯分析師賴歇特(EstherReichelt)對記者表示,事實上歐元、美元、日元在3月時都被認為是避險貨幣,但目前只有歐元仍維持漲勢,這也是因為此前歐盟達成了7500億歐元經濟紓困計劃。未來如果復蘇基金能持續克服歐盟阻力,歐元將保持動能。此前歐元/美元一度突破了1.2這個歷史關鍵點位。

  此外,近期美聯儲貨幣政策框架的調整也將鞏固美元趨弱的前景,因為機構判斷美債的實際收益率將因此下行而非攀升。

  根據美聯儲的新框架,即把2%的通脹目標變為長期平均2%的目標,意味著將容忍一段時間內更高的通脹超調。但要提升通脹並非易事,且通縮挑戰正不斷加劇。 「考慮到實際通脹與美聯儲2%的目標之間差距巨大,因此要實現通脹超調,就需要美聯儲加倍努力。美聯儲在過去1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未成功實現通脹目標,唯有2012年和2018年兩個短暫時期,核心PCE增長超過2%。如今增長前景愈發艱難。」羅伯遜稱。

  因此,這一政策框架的變化意味著低利率、資產購買將成較長期政策組合。根據美銀美林的測算,如果PCE通脹率保持在2.1%的水平,則可能需要美聯儲維持42年的低利率水平不變。

  但渣打認為,美聯儲並不會因為這一目標而允許大幅提高債券收益率,因為這樣做會導致不斷攀升的債務產生的利息費用迅速增加,這將成為提升通脹的另一副作用,尤其是考慮到公司和政府發行人的債券發行量顯著增加,預計2020年美債淨發行量將達到約4萬億美元,美國投資級債券達2萬億美元。因此,美聯儲需要維持平衡,既要提高市場隱含的通脹預期,也要降低實際收益率,從而保持名義收益率處於較低水平,這意味著更多資產購買和前瞻指引,而負實際收益將使美元繼續承壓。

  「美元指數上週五收盤於當週低點和2020年的最低水平92附近,可見,外匯市場似乎更加相信美聯儲對更高通脹率的承諾將施壓實際收益,而非引發收益率飆升。」羅伯遜稱,「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後,歐元、澳元和英鎊似乎都在延續升勢。澳元對美元上週收於兩年高點,歐元對美元升破1.2則是其兩年高點,英鎊對美元已逼近8個月高點。我們相信美元還會有更多下行空間,預計將再貶值至少5%至2018年的低點。」

  人民幣未來或在6.8震盪

  但是,美元指數持續趨弱並不一定代表著人民幣將對美元持續大幅攀升,歐元、英鎊等貨幣的升值也將起到這一效果。多位國有大行交易員對記者表示,美元/人民幣很難持續位於6.8之下。

  德國商業銀行新興市場高級經濟師周浩對記者稱,不同於其他東北亞經濟體的疲軟,中國數據超出預期,「這是由於政府此前的大力支持,然而,未來潛在的增長勢頭可能不如前期來得強。再考慮到人民幣仍面臨外部不確定性,因此中期表現可能仍會承壓」。

  此外,近期國內資金面的持續趨緊也或推動人民幣走升,但交易員普遍認為這一趨勢不可持續。

  如DR007這一資金利率日前一度突破2.2%,而7天逆回購利率則一直維持在2.2%,可見資金利率已反超政策利率,顯示資金面偏緊。

  「若把期限放長,目前中國長期利率水平已接近去年年底,中長期看已不太合理,且利率結構性下行的趨勢不改。因此,資金面趨緊的現象未來或緩解,9月1日DR007已降至2.2%以下。」富達國際基金經理成皓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從經濟復甦的可持續性來看,並不支持偏緊的貨幣政策,此前經濟復甦受益於工業增速由負轉正,未來的動力在於消費,但反彈力度難以和工業匹敵,消費對就業的影響更大,也會對後期經濟復甦的持續性產生影響。」

  渣打近期預計,9月MLF(中期借貸便利)利率可能下調10BP,且年內央行可能通過定向降準等方式釋放1萬億元流動性,以避免信貸增速大幅放緩。

  就人民幣是否將繼續走強這一觀點,業內也存有爭議。

  高善文在安信證券2020年秋季策略會上表示,811匯改已經5年了,人民幣總體上一直處於貶值通道,大概貶值了10%。他認為,人民幣不僅已經跌透,而且已經跌過了,未來人民幣將會進入較長的升值過程。也許很快就會開始,升值時間會相當長。證據來自兩個方面,中國出口份額開始逆勢上升;美元匯率處在貶值趨勢之中。

  高善文同時表示,人民幣升值會進一步提升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在國際投資者資產配置比例中,人民幣資產比例顯著偏低。同時中國金融開放進程在加快,有助於降低股票市場波動、增強上升趨勢。

  而劉煜輝在1日發文稱,不能為解釋人民幣匯率升值的存在,而生搬硬套地分割地去看經濟恢復、出口貿易、境內外息差。不看兩大「緊約束」基本背景,來談當下人民幣的升值,是沒有依據的。

  所謂兩大「緊約束」,第一,是指人民幣匯率三年前或更早就已經出現了名義匯率和真實匯率的裂口,且裂口張開發散不收斂。第二就是嚴格的資本項管制。

1.海通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註明文章作者和"來源:海通社",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海通社都將保留追究責任權益;

2.海通網遵循行業規範,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註作者和來源,對於未註明原作品不得轉載的稿件,我方不承擔相關責任;

3.文章內容僅供閱讀,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

4.海通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版權疑問、身份證明、版權證明、聯繫方式等發郵件至200682071@qq.com,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