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科學家葉培建:讓中國探月工程跨步前行

Home> 人物· 2019-10-14
17540

  海通社據科技日報消息:74歲的葉培建,從事航天已經50多年。從探月工程到逐夢火星,他見證了中國航天的腳步不斷邁向深空。

  葉培建的眼睛做過手術,為了保護視力,他養成了「聽電視」的習慣。 9月17日,他從電視裡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緊跟著接到祝賀電話,才確定自己被授予「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雖然此前經過考核與談話,心裡有所準備,但聽到主席令那一刻,葉培建仍很激動。隨後,他感到一陣慚愧。

  「中國航天界有多少優秀人才,但這個榮譽給了我,我受之有愧。」他說,「但既然已經給了,我只有把今後的事做好,在任務中把隊伍帶好,才對得起這個稱號。」

  74歲的葉培建,從事航天已經50多年。從探月工程到逐夢火星,他見證了中國航天的腳步不斷邁向深空。

  「希望汽車從山上翻下去,把我摔死」

  1968年2月2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研究院正式成立。正是這一年,葉培建從浙江大學無線電系畢業,成為該院下屬北京衛星製造廠的一名技術員,開始了他的航天事業。

  2000年9月1日,我國資源二號01星從太原衛星發射中心升空。這是我國自行研製的首顆傳輸型遙感衛星,無論從社會經濟建設還是國防建設方面,都被給予厚望。這顆衛星對於葉培建有著特別的意義——這是他擔任總設計師的第一顆衛星。

  但這次任務,讓他經歷了航天生涯中最大的挫折。

  衛星升空後一路向西,經過喀什測控站時成功傳輸數據,隨後圍繞地球飛行。見一切運轉正常,葉培建便帶領骨干隊伍動身前往太原,乘飛機去西安開展後續飛控工作。

  那天,大家心情很好,一路上有說有笑。

  車還沒開出大山,葉培建就接到電話:地面失去衛星信號,衛星「失聯」了。

  他懵了。

  「國家花了那麼多錢,用了十年時間研製這顆衛星。大家那麼信任我,相信我能干好。結果……」葉培建覺得無法交代。他回憶道:「那時只希望汽車從山上翻下去,把我摔死。」

  很快他冷靜下來,開始思考對策。衛星下次飛抵我國上空要到第二天早上,如果能及時採取有效措施,或許還有救。

  葉培建找到衛星電源負責人,確定了電量情況,同時安排人員查找問題,制定了搶救方案。

  問題很快就被查明了,是地面發出的一條不當指令,導致衛星姿態發生了變化。地面人員迅速編寫了修正程序。當衛星從東方進入國境上空時,技術人員通過位於我國東部的長春測控站上傳指令,讓它「起死回生」。

  這顆衛星後來超出了設計壽命,並與後續衛星實現了預期之外的「三星組網」。

  「落到月球背面去,這是個創舉」

  上世紀80年代初,葉培建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月球探測成果。

  當時在瑞士留學的他,前往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總部參觀各國最高知識水平代表作,美國的展品是一塊來自月球的岩石。他覺得,「人家的水平確實不一樣」。

  2001年,中國探月工程正式進入論證階段,葉培建成為首批核心研究人員之一。 2004年初,探月一期工程立項,葉培建擔任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

  他不僅帶領嫦娥一號任務團隊取得了成功,更是憑藉敢於「第一個吃螃蟹」的勇氣和麵對科研問題不妥協的「直脾氣」,成為決定後續「嫦娥」命運的關鍵人物之一。

  嫦娥二號衛星與嫦娥一號同時研製,原本作為其備份,它的研製前景一度存在爭議。有人認為,嫦娥一號已經成功了,沒必要再花錢發射備份星。葉培建站在反對方據理力爭。他說,探月工程並非到此為止,既然研製了這顆衛星,為什麼不利用它走得更遠?

  事實證明,於2010年國慶節發射的嫦娥二號作為探月二期工程的先導星,不僅在探月成果上更進一步,還為後續落月任務奠定了基礎,並且成功開展了多項拓展試驗。其完成了日地拉格朗日2點探測,以及對圖塔蒂斯小行星的飛越探測,取得了珍貴的科學數據;最後飛至一億公里以外,也對我國深空探測能力進行了驗證。

  因此,當2013年12月2日發射的嫦娥三號探測器完成落月任務後,其備份星嫦娥四號沒有再陷入是否發射的爭議,但任務規劃仍有分歧。不少人認為,嫦娥四號無需冒險,落在月球正面更有把握。葉培建再次反對。 「中國探月工程應該走一步跨一步。落到月球背面去,這是個創舉。」他說。

  如今,嫦娥四號已成為人類首個在月球背面實現軟著陸的探測器,玉兔二號巡視器也已累計行走約290米。它們均已成功完成第10月晝工作,順利進入第10月夜。

  對於嫦娥四號任務的成功,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一位專家感嘆道:「我們再也不能說中國人只會跟著乾了。」

  「我要繼續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葉培建有一顆「大心臟」。

  嫦娥一號完成近月制動,指控大廳裡一片沸騰,老專家們紛紛落淚,他卻始終很冷靜。

  後來他說,工作已經做到位了,對這個結果,心裡有底。

  嫦娥三號發射前夕,一台設備信號異常,發射是否推遲,誰也拿不定主意。葉培建擔起責任,拍板按時發射。他解釋說,這並非設備故障,而是塔架結構造成的信號干擾。

  嫦娥四號任務中,葉培建擔任所有型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顧問以及質量總監和飛控專家組組長,忙得不可開交。任務實施在即,他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專訪時,卻顯得十分輕鬆。

  「飛控專家組的最高境界就是喝咖啡、聊天,無事可做。」他笑道,「如果任務實施中我還忙得不行,那就麻煩了,說明遇到了問題。」

  嫦娥四號成功落月的那一刻,該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張熇淚流滿面,葉培建靜靜地握住她的手,以示鼓勵。這或許已是他最激動的表達。

  在發射現場總是氣定神閒的葉培建,成為了同事眼中的「定海神針」。大家都說,只要有葉總在,哪怕一句話不說,心裡也踏實。

  近年來,葉培建更多是站在幕後,默默地為年輕人撐腰,但他的心始終牽掛著我國深空探測。無論是我國即將實施的嫦娥五號、火星探測任務,還是規劃中的嫦娥六號、七號、八號任務,乃至未來計劃實施的小行星、木星等深空探測任務,都讓他十分牽掛。

  「人類在地球、太陽係都是很渺小的,不走出去,我們注定難以為繼。」他說,「有人覺得今天看起來探索太空沒有用處,但未來的太空權益,我們現在就要開始爭取。現在不去,將來再想去可能就晚了。」他說。

  胸懷遠大夢想的葉培建,始終腳踏實地,不忘根本。繁忙的工作之餘,他總會抽出時間出去演講、作報告,把航天知識和理念傳播給大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拿出一封來自他演講過的杭州崇文實驗小學學生的信。 「在您的講解中,深奧難懂的航天知識變得那麼有趣,浩瀚神秘的宇宙變得那樣令人神往……從那天起,我們全校所有的老師和同學都成為了您的粉絲。您點燃了很多少先隊員心中的航天夢……」他認真地念著信,慈祥的臉上浮現出欣慰與自豪。

  「我是人民的一分子,我的榮譽是人民給我的,我要繼續更好地為人民服務。」葉培建說。

1.海通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註明文章作者和"來源:海通社",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海通社都將保留追究責任權益;

2.海通網遵循行業規範,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註作者和來源,對於未註明原作品不得轉載的稿件,我方不承擔相關責任;

3.文章內容僅供閱讀,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

4.海通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版權疑問、身份證明、版權證明、聯繫方式等發郵件至200682071@qq.com,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Article category:人物

Article tags:人民科學家

Post date:2019-10-14 13:31

Article url:http://haitongshe.cn/558.html

Prev >IMF新任總裁:貿易摩擦導致全球經濟同步放緩

Next >這個院士心中有風雲